甜甜眠

少年转身挥手出发 肩上有日光倾洒

又找到一个助眠的好方法

一个小抽奖

打开LOF一看,粉丝都1.4k啦,所以临时起意想来一个小抽奖。


最开始是给喜欢的太太写同人,后来慢慢写了自己的短篇长篇(虽然咕了很多),很感谢朋友们对我的支持。


在LOF上也认识了很多的朋友,认识大家真的很开心,给朋友们都比大心٩(*´◒`*)۶


一是DIY铃兰花相框小夜灯,一个



二是DIY铜铃挂件,两个



三是三年二班的菜狗盲盒,三个


由于一,二都是DIY挂件,所以时间可能会长一点。


如果参与人数少的话,就黑箱列表里的亲友啦。


点赞评论推荐关注就可以参与抽奖啦。


给亲爱的们比心心。



教师节联文找人啦

前排@云川漫步 


教师节来了,给海啸里各位老师/师父还有君老师过节!!!


所以,9.10联文来寻求各位小伙伴啦。


内容:竹子的同人


形式:不限(文/画/其他同人作品都可以)


芜湖!!!



欢迎各位老师的到来,给各位老师比大心!!!

【凡间地狱 ‖ 12:00】何解(上)

情字何解,怎落笔都不对。

  

温柔腹黑精英总裁受&疯批美人黑道大佬攻

  

何逾白&沈渡,主受被攻

  

半公开处刑,狠拍,无逻辑纯靠想象


来收作业啦@白六的狗 (虽然只写了上QAQ)


何逾白轻轻拍了拍沈渡的pg,“宝贝,自己这里还肿着呢?”

  

沈渡吻着眼前人的鼻尖,慢慢说了一句:“欺负你又不用pg。”


实在写不动了,过两天再写下。


下一棒@没脑子的金枪鱼 


谢谢朋友们的喜欢呀,鞠躬!!!



太太,该填坑了

来交作业了@晓筠君 @浓墨流觞(考研停更版 @时雨夏棠 @随心随性【白票党滚】 @鸢仔 


你&眠眠(ff)

 

如何教训一只挖坑不填的眠眠

 

你进来的时候,眠眠正举着一把戒尺歪歪扭扭跪在雪白的墙壁前,不平衡的身体轻轻抖动着,几乎快要哭出来。

 

“委屈?”

 

你一个反问句让眼前的小姑娘打了个激灵。

 

“不是……姐姐……疼……”

 

断断续续的话语里带着藏不住的委屈。

 

你看了看挂钟,“才十分钟,这就跪不住了?”

 

“膝盖……疼……”






写得我真的是又羞又爽,直接颅内高潮了(bushi)


点梗往这里看点梗帖 


彩蛋是一个梗(很大可能没有正文)


谢谢喜欢呀,比心心!!!



大家有没有想看的梗呀,最近想写一些短篇~



这篇长期有效,期待朋友们的留言!!!




不疑同人 温存

前排@抹茶小狗 宋宋老师


是平行世界的同人

 

贺风辞&司尘

 

司尘单肩背着没几本书的书包从校门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贺风辞大大咧咧地靠在摩托车旁低头玩手机,他给那人发了个消息,随后转身将自己埋在一根粗长的石柱后面。

 

忽然肩头被人轻轻一拍,司尘转过头去,一束掺杂着满天星和桔梗的单包装粉色玫瑰映入眼帘。

 

粉色玫瑰,表示心意,铭记于心和激情的爱。

 

司尘眉眼弯弯接过玫瑰,轻轻嗅了嗅,淡淡的香味在微风中让人迷醉。

 

“宝贝,节日快乐。”

 

贺风辞的声音温润好听,平常的情话从他口中说出来便格外吸引人。

 

司尘顺其自然回了一句:“贺哥,节日快乐。”

 

“走吧,带我家宝贝回家啦。”

 

说罢便揽住司尘单薄的肩膀,两个人紧紧相贴。

 

黑金配色的摩托车后座是司尘的专属,在隆隆的发动机响声中他不自觉靠上了贺风辞的脊背,揽住了眼前人的腰。

 

贺风辞戴上头盔,感受到来自身后的压力,温柔地说了一句:“小尘,坐好了,回家。”

 

粉紫色的晚霞在重重大楼的掩映下变得神秘,路边卖花的商贩忙个不停,挽着手的小情侣在一大扎粉色气球下眼含笑意挑着各式包装的玫瑰。

 

到处都是浪漫的情侣和粉色的泡泡。

 

他们居住的小区距离司尘的大学并不远,贺风辞每天下班后都往学校门口等着他。司尘有时候觉得这样太麻烦,便和贺风辞说可以自己回去,但贺风辞依旧执拗地坚持着来接他,司尘也就放任他去了。

 

毕竟,没有人会不喜欢黏着自己的爱人。

 

等司尘打开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玄关上的一大束灿烂的红玫瑰,在中间的缝隙中还藏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绒质盒子。

 

贺风辞靠在门后转着钥匙扣,看到了司尘眼中的惊喜,他笑着说:“打开看看,喜欢吗?”

 

司尘打开这个简单的小盒子,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很简单的一枚戒指,但外侧明晃晃刻着“HFC”的花体字母。

 

是很多商家营销和情侣惯用的浪漫桥段,但在司尘看来格外珍贵。

 

他在那三个字母上轻轻烙下一个吻。

 

“啧,宝贝,我要吃醋了。”

 

贺风辞有些不满,司尘亲戒指而不亲他,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买这个戒指了。

 

很快,他用拇指和食指托住司尘尖尖的下巴,半强迫似的抬起司尘的小脸,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混杂着醋意的吻。

 

司尘脸皮向来比较薄,一个吻都能脸红。

 

他喘着气轻轻推开贺风辞,抱着玫瑰向卧室走去,脚下有些凌乱。

 

贺风辞观察到了他有些害羞的爱人耳侧的薄红。

 

老婆太爱害羞了怎么办?

 

司尘放下玫瑰便拿起了小花壶给鸢尾浇水,也不知道为何,他格外喜欢鸢尾花。

 

在司尘的悉心照料下,这几株鸢尾长得格外好,像是振翅欲飞的紫色蝴蝶。

 

贺风辞厨艺很好,没过多久就做出一小桌看着就很好吃的饭菜。他满意地看了看,随后到书房敲了敲门喊司尘吃饭。

 

家常的饭菜充满了烟火气,是谈笑的两人最好的背景。

 

等司尘洗完擦好了餐盘,贺风辞已经窝在沙发上等着他了,手里还端着一盘红透了的甜草莓。

 

“宝贝过来,吃草莓。”

 

司尘擦了擦微湿的双手,顺其自然靠在贺风辞怀里。

 

草莓蒂已经被去掉,司尘轻咬一口,甜润的汁水瞬间充盈了整个口腔,还有几滴粉色的汁水侥幸逃离,顺着唇角流下来,反而被贺风辞灵活的舌头卷走。

 

“好甜。”

 

眼前的投影幕布上正播放着一部爱情电影,男女主的爱情故事往往颠沛流离,结局也通常是完美的HE。

 

贺风辞看了几眼便觉得没什么意思,眼神流连在司尘头顶的发旋上。

 

他起身走进主卧,司尘回过头看了一眼,仿佛贺风辞是去拿了什么东西。

 

是一本厚厚的相册。

 

贺风辞撇了撇嘴说到:“他们哪有我们好看。”于是打开了这本相册。

 

里面是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有些司尘甚至不知道贺风辞是什么时候拍的。

 

司尘拿出来一张,是他和贺风辞一起去游乐园,照片上的他拿着粉白的棉花糖开心笑着。

 

他不经意间往后看了看,却发现后面还有一行字。

 

“我喜歡妳。”

 

司尘有些疑惑,问了一句:“为什么是繁体字?”

 

贺风辞被发现了秘密,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不是简单的喜欢。”

 

司尘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对贺风辞的情话心动。

 

司尘走到了书房,将自己的书包拿了出来。他在书包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红着脸送给贺风辞。

 

“给你的,礼物。”

 

贺风辞打开看了看,红色拉菲草上面是一条纯黑的阿玛尼皮带,银色的金属扣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他越看越爱不释手,笑得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落地窗外烟花竞相绽放,窗内两人动情拥吻。

 

完。


希望小司永远肆意,永远自由,永远被爱。


原梗






七夕番外(平行世界)


千年孤独的山神&浪迹人间的狐仙


是脆皮小狐狸


又是一年七月,北荒山的苍翠仿佛一眼望不到边界,不知疲倦的夏蝉还在日日夜夜鸣叫着,与燕雀百灵的啁啾谱成夏尽的乐章。


一年一度的秋祭将要开始了,因为这场盛事,北荒山下的村镇也热闹了起来。


“周叔,您看这坛子米酒放哪儿?”


王暝是第一次组织秋祭这样盛大的活动,扯着嗓子喋喋不休地问着眼前这个佝偻着腰拄着拐的慈祥老者,以求此次万无一失。


周叔拿出一块泛黄了的帕子,招呼着王暝,“王家小子啊,过来歇会儿,看你那一身汗。”


“不行啊周叔”,王暝用搭在肩膀上带有斑斑点点汗印的毛巾抹了一把汗,“这还是我第一次组织秋祭,肯定要预备好。还是山神大人显灵,让咱们这里啊又是风调雨顺的一年。”


“诶,李哥啊你那边舞狮子准备的怎么样了?”


“那个谁,十岁的小娃娃过来干啥,回家找你娘去。”


年轻人干劲大,责任重,没多久就把山神庙里布置得井井有条。


祭祀山神对北荒山脚下的人来说是比过年还要重要的事,全镇已经及冠的年轻人几乎都参与进来。


山神庇佑北荒的草木生灵,护佑着人民的安康顺遂。山脚下的人民也通过秋祭这种古朴的方式表达对山神的崇拜和祝福,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


转眼便到了七月初六,以王暝为首,全镇的人正跪拜在这偌大的山神庙里,行着最高规格的祭礼。


然而小毛孩子们可不管这些,对他们来说,最吸引人的便是这七月初七的庙会。


七月初六后,山神忙着享用他的祭品,而大大小小的商铺则忙着明日的庙会。


由于是在祭祀日后,七夕的庙会是一年间最大的一次庙会,家家都带着媳妇孩子一起上街看飞龙舞狮,买着各式各样的点心,最后在一束束的焰火下,许着自己的愿望。


在众人都在享受着热闹时,一只毛绒绒的脑袋探进了山神庙的侧窗,随后化成一个小青年模样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小狐狸,今年来得有些晚。”


威严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着,细细品味还能听出两分宠溺。


而来得有些晚的小狐狸丝毫不畏惧这唬人的声音,“喻大山神,上班啦——”


清凉的少年音里带着几丝慵懒,俨然是个富贵人家里被宠着长大的小少爷。


沈谌拿起桌上的一小杯清酒,咂了咂随后仰头饮了下去,“去南边转了一圈,发现还是你这边有趣。山神大人,露个真身让我瞧瞧呗。”


“这酒不错,比去年的甜。”


“再来几杯,我给你讲讲南边是怎么样的”,沈小狐狸晃了晃空杯子,朝威严的山神像眨了眨眼,“山神大人,慈悲一下。”


说完还学着人类的手势朝石像敬了个空杯子。


“小狐狸是不可以喝酒的,否则是会被坏人抓走的。”


沈谌听完撇了撇嘴,“啧,没劲。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了,小爷去逛庙会了。”


“记得把尾巴藏好,小狐狸。”


“知道啦——”


小狐狸跑得快极了,刹那间便没了影子,只留清亮的声音回荡其间。


庙会上极其热闹,卖酒酿圆子和卖果饮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似乎在比着谁的客人更多。


“老板老板,来一碗酒酿圆子,加多多的桂花蜜。”


看着眼前漂亮的活跃青年,老板笑眯眯地多加了两勺甜香的桂花蜜。


米酒和桂花的香气交织着,不断挑动着跳跃的味蕾,沈谌不经意间就喝了一大半。小狐狸酒量明显不太好,一点点酒味都能引得人面色微红。


雕琢精美的狐狸面具上还刷了一层浅淡的灿金,摊主一拿出来就吸引了小狐狸的目光。


“老板老板,这个好漂亮!”


“是啊客官,这是我做过的最漂亮的一个面具了,和小客官搭极了。”


沈谌被慈眉善目的摊主哄得眉眼弯弯,直接抛给人一小块金子。


“老板,不用找啦——”


游历人间的小狐仙什么没见过,但他只觉得山神这里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此时的小狐狸嘴里叼着一根做成兔子形状的糖人,手里拎着各色的点心,狐狸面具也被别在脸侧。


“也不知道喻敛现在怎么样了,他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也不愿意出来玩。罢了罢了,以往吃了他那么多供品,今天也该去关照一下孤寡老人。”


于是小狐狸戴上了狡黠的面具,蹦蹦跳跳往山神庙方向跑去。


“喻敛——”


小青年的声音过于纯净,全无掺杂。


这次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小狐狸,安静点。”


随后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便从石像后走出来。


“喻敛!原来你这么好看!”


咋咋呼呼的小狐狸看到眼前的漂亮山神也忘了之前吐槽的孤寡老人了,直勾勾看着喻敛。


“怎么回来了,玩得不开心?”


“没有没有,这不是想你嘛,你一个人在这里多寂寞。”


喻敛从善如流接过点心盒子,掀开小狐狸的面具。


“嗯?谢谢我家小狐狸了。”


听到这句话,几抹薄红爬上了小青年的耳根,“谁是你家的,我我不过是看你可怜罢了。”


“赶紧吃,吃完小爷就走了……”


沈谌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成了不经意的撒娇。


“再说了,我这是看着以前偷吃你供品的份上,赔给你的。”


喻敛咬了一口桃花酥,看着眼前低下头的小狐狸。


“偷吃供品,小狐狸,胆子不小。”


随机沈谌就被男人拉到双腿间,身后也传来酥酥麻麻的疼痛。


“喻敛,你不要脸,打人pg?!”


“小狐狸,偷吃还有理了?”


彩蛋是隐藏结局,免费粮票就可以解锁,是挨打的小狐狸。